新闻详情
官员“全家腐、全家覆”悲剧怎么破?纪委媒体指路:涵养家风

  “全家腐、全家覆”的悲剧近年来在不少贪腐分子身上一再上演。


  10月15日出版的最新一期《中国纪检监察》杂志就刊文《涵养家风,莫让“全家腐、全家覆”悲剧重演》对这一现象进行点评。


  文章举了几个典型例子。例如,被称为“霸蛮书记”的湖南衡阳市委原书记李亿龙之女李璇因帮人承揽项目受贿215万元,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。此前,李亿龙犯受贿、贪污、滥用职权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四罪被判刑18年,其妻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,掩饰、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刑3年。


  曾经幸福的一家三口先后身陷囹圄,上演了“全家腐、全家覆”的悲剧。


  这样的例子还有不少。上述中纪委机关刊文章认为,家风坏,腐败现。“家风败坏往往是领导干部走向严重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。”党的十八大以来查处的违纪违法案例中,许多落马贪官的亲属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。


  例如,周永康的儿子周滨、赵少麟的儿子赵晋,利用父亲的权力、人脉在商界“叱咤风云”、获利惊人;令计划、王保安在任时,庇护兄弟纵横政商界,形成错综复杂的利益圈;苏荣的妻子成为许多干部、商人竞相逢迎贿赂的“于姐”,白恩培之妻被奉为在云南无所不能的“张姐”……


  文章点评称,这些“夫妻档、父子兵、兄弟帮”,把公权视为“私器”玩弄于股掌之间,把家庭变成“权钱交易所”恣意妄为,最终的结果莫不是“覆巢之下无完卵”,夫妻双双受审、父子同戴手铐、兄弟狱中“团圆”的场景令人慨叹。


  文章认为,“真正关爱家人,就应该让他们远离权力变现的诱惑。不少落马官员打着‘亏欠家人,补偿家人’的幌子突破党性原则和纪律底线。事实上,这种所谓的‘补偿’实在得不偿失,只能把挚爱的亲人‘拖下水’。”


 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发现,这样打着“亏欠家人,补偿家人”幌子突破党性原则和纪律底线的典型例子还有2014年落马的安徽省寿县原县委书记张绪鹏。


  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2016年报道透露,张绪鹏出生在安徽省霍山县一个小山村,因家中贫穷,被过继给他人。1979年,他考上了皖南农学院,成了从山沟里飞出的金凤凰。1983年从皖南农学院农学系毕业,被分配到安徽省霍山县下符桥农技站,从技干、副站长到站长,仕途顺利。2008年,他调任寿县县委副书记、县政府副县长。在寿县,他为当地发展作出了贡献,工作能力得到广泛认可。


  张绪鹏婚后,每月工资全部上交,家中的经济大权由妻子掌控。自己是家中唯一走出山村的人,亲生父母及养父母家的兄弟姐妹都在家务农,他有心资助帮扶家人,无奈妻子瞧不起自己的家人,所以对家人他充满亏欠。为了照顾家人,他走上腐败之路,不仅自己收受贿款,还放任亲人捞钱。


  对于这一类案例,中纪委机关刊文章点评称,无数案例表明,家风如果端正,配偶子女就不会盲目攀比、物欲膨胀,反而会用善意的提醒让蠢蠢欲动的领导干部悬崖勒马。反之,家风如果不正,配偶对丈夫(妻子)的权力庇护甘之如饴,子女对父母的影响力铺路心安理得,“全家抱团”为恶,必将在腐败泥潭里越陷越深。


  文章认为,领导干部对家人深沉的爱,不仅应该体现在生活上的关心照顾,承担应尽的家庭责任,更应当体现为在重大原则问题寸步不让、在纪律作风上严格要求。只有把家庭打造成廉洁港湾,让廉内助把好家门、守好后院,给子女提前打好“预防针”,才能构筑起拒腐防变的牢固防线,给家人最好的保护。


  培育良好家风,家长不仅要言传,更要身教,这对于领导干部来说,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坚定理想信念、强化法纪观念的过程。说服家人甘于清贫,自己就必须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,自觉同特权思想作斗争,同“四风”问题相隔离;教育子女自强自立,自己就不能四处搭天线、抱大腿,必须俯下身子苦干实干。由此,领导干部不断将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权力观、利益观内化于心、外化于行,就会大大降低迈出贪腐第一步的可能性,也就能最大限度地避免陷入“娃坑爹”“爹坑娃”的恶性循环,防止因腐败而毁掉一个好干部和一个美满家庭的悲剧重演。


北京市丰台区南三环刘家窑东嘉业大厦2号楼12层
1229907237@qq.com
联系电话:010-5627333118513597268
工作时间:09:00—18:00